父亲戒烟

2019-09-24   

  

    父亲有过几次戒烟的决心。40岁时,父亲想戒烟。此时的父亲,正当盛年。父亲多才多艺,写词作曲,吹拉弹唱,小有名气。特别是节假日,单位或地方组织文艺活动,父亲必是骨干。已然骨干,就得上台,要么吹笛子拉二胡,要么独唱一曲。可此时烟魔作怪,它刺激咽喉,阻碍呼吸,不时引发咳嗽,让本想好好表现的父亲心虚力怯,关键时刻难以完美发挥。如此三番五次,父亲发狠,戒烟,戒掉作怪的烟魔。父 亲向每一个朋友宣布,决心凿凿,信心满满。可是,所有的朋友都笑,他们不相信啊,抽了快20年,怎能说戒就戒,身边又有谁如此干脆?于是在推却与礼让之间,在挣扎与难堪之后,父亲只得再次和烟魔握手 。
  50岁时,父亲想戒烟。此时的父亲,也算盛年。父亲身兼数职,不时要应酬,还要熬夜操笔写公文。推杯换盏之间,抽烟往往是插曲,而熬夜冥思苦想,满烟缸的烟屁股催生了文思,也熬白了父亲的鬓角熏黄了父亲的脸。父亲想不重视健康不行了,咳嗽已成常态,除了引来身体的不舒服,还有母亲的疼和骂。骂得多了,父亲又发狠,戒,可是戒不掉啊,三五朋友的聚会上,不抽烟都会吸二手烟,何况烟瘾30年的人,闻着烟味就会犯贱。就算此刻少抽两支,熬夜时也特别难受,脑子里的文思也无法泉涌。父亲终究无法战胜自己,顶着气管炎的压力和烟魔再次会师。
  60岁时,父亲想不戒烟已由不得己。此时的父亲,刚刚退休,虽不至于年迈,却已尽显衰态。40年的烟龄,让一个阳光帅气的棒小伙,变成了一个走十步停三步的病态之躯。父亲已是肺气肿,医生表情严肃,说的话却比任何药管用,那就是戒烟。在死神威胁面前,没有什么恶习是戒不掉的,仅仅一夜之间,攀附在父亲身体里的烟魔就被摆脱了,几十年的挣扎都不如医生的一句忠言痛快。父亲也很骄傲,拍着慢慢好转的身体说,其实戒烟,不难。 □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