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气自述:辅助改造癌细胞

2020-01-02    作者:◎吴兴人

  

    我是氢气。各位对我不要太熟悉哦!你们读中学时,在化学教科书上就知道,我的体重比普通空气轻11倍,所以叫氢气,用我充成气球,可以飞上天。我的名字还有一种解释,叫做“成水元素”,两份氢和一份氧,在电兄弟的帮助下,合成了水。所以,日本人还将我的名字叫“水素”。因为没有我和氧气结婚,就没有了人的生命的源泉——水。后来,军事家又用我和我的朋友氘、氚结合起来,制成氢弹,制成一种杀伤力比原子弹更强大的的核武器。
  原来,大家一直以为生活离不开氧,但是,你们不知道我对维护人的健康,也有着特殊的贡献。我国有好几位科学家提出 ,没有氧气人活不了,没有氢气人活不好。获得“感动广东十大人物”之一的徐克成教授最近写了一本书,题目叫《氢气控癌》。他提出了一个令我身价百倍的课题:“氢气医学”。
  徐教授是一位治疗肿瘤的专家,是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荣誉总院长。13年前,他自己也成了肝癌病人 ,肝脏被切除了1/3。他要来那块被切下来的左叶肝脏看看,红褐色的肝组织里有一块类圆形的黄白色肿块,凭着自己几十年研究肝脏的经验,一眼断定是一种恶性肿瘤。后来,他在药物治疗的同时,试着将吸氢作为控癌的辅助手段,结果取得了神奇的效果,至今还活得很好。后来,他请我出场来推广控癌,几十位吸氢的癌症患者都有程度不同的收获。他把这些研究结果如实记录下来,出了上面这本书。
  更使我高兴的是,中科院院士、著名肝胆外科专家吴孟超肯定了我的控癌作用。他说,用我来控癌,是一种颠覆性的探索。他还用带有感情色彩的话说:一个“控”字,用得太好了。我开了一辈子“刀”,最大的感受就是对肿瘤仅仅用“刀”去“杀”去“抗”不行,一定要“控”,让癌细胞“老老实实”“改邪归正”。
  另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 、荣获“改革先锋”称号的钟南山教授的评介,更使我感到受宠若惊。他说,《氢气控癌》报道了近百例居家吸氢(氢气66%、氧气34%)的癌症患者的随访结果,他们中多数是失去常规治疗机会的患者,经过一段时间的吸入后,有的症状显著改善,有的变为稳定,这是首次对这一领域“真实世界”的探索,是一种值得赞赏的尝试。
  我还要告诉各位的是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肿瘤外科专家汤钊猷教授还对我实事求是地介绍了他的认识过程 :对于吸氢控癌,徐教授给看第一个病例时,我半信半疑,当看到近50例时,我确信不疑。癌的诊断是明摆着的,消灭用法也已用尽,仍难控制,吸氢数月,肿瘤仍在,病人却恢复了常人生活 ,像换了一个人。科学家们是相信眼见为实的,也是实事求是的。他相信吸氢将使癌症病人受益 ,对医生有所启迪。
  我居然能对人类的健康做出这样大的贡献,梦中也要笑出声音来。不过,我还是要说明,我具有生物医学的作用,但地位绝对不及我的兄弟氧气 ;我的医疗价值很神奇,有待开发,但绝不是万能药。请不要夸大我的作用。我不能直接杀死癌细胞,只能属于改造癌细胞 。在处理癌症的全过程中,我不是主力,而是辅力,我不是去占台,而是补台。我承担着对生命全过程的一种呵护作用。
  这对我来说,鼓舞不要太大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