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对的选择患者双眼复明

2019-09-12    作者:◎辜臻晟

  

    拨开迷雾见青天,患者的信任既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挑战自我的动力,更是一种作为医者的责任。
  60多岁的刚女士参加了老年舞蹈队,还拉着老伴一块参加。今年以来,她感觉左眼视力越来越差,加上右眼自小红眼之后就一直不好,只能模糊地看见眼前的人影,生活很是不便。她说如果左眼手术效果好的话,就顺便把右眼也做了,我当时头脑一热,也就答应了。
  前期,左眼白内障手术相当顺利,视力恢复理想。接着就得考虑怎样兑现右眼手术的承诺了,再次仔细检查一下刚女士因幼年眼部感染而造成角膜疤痕和组织粘连的右眼,瞳孔很小,充其量直径不到2毫米,而且已拉成一个尖椒状,下方前房很窄,下方角膜疤痕组织与虹膜紧密相连,手术能否顺利将其分开尚是未知数;虹膜后面的组织状况,尤其是晶状体的硬度和悬韧带情况不明,一切都需在术中去随机应变,见招拆招,手术难度可想而知。
  怎么办?我真有点后悔之前的贸然应承,现在是骑虎难下。助手也劝我,这个眼睛不好都60多年了,即使勉强手术效果也不会好,还是放弃吧。然而,刚女士态度坚决,一定要“死马当活马医”,最终结果不好她也认了。我已没法打退堂鼓,只能勉力一试。手术比术前预想的更难,好不容易用粘弹剂和钝性针头分离了虹膜粘连,用显微剪进行了瞳孔再造后,发现由于多年的高度近视,晶状体的悬韧带居然一半是松掉的,好比斜拉桥的钢索部分是断掉的,整个桥体不稳一样,一旦操作不当,晶状体便会脱位而坠入玻璃体腔,酿成严重并发症,整个手术前功尽弃。撕囊、转核、劈核和
   吸皮质都困难重重,如履薄冰,只能小心翼翼,凝神定气,唯恐有一点闪失。所幸,一切顺利,当植入囊袋张力环和人工晶体后,术中我始终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放下了,看看时间,已经过去近两小时了,但对患者我总算有所交代了。
  手术后,刚女士术眼恢复良好,一周后裸眼视力达到0.4,矫正视力竟然有0.6,真是喜出望外,刚女士说右眼本没有抱太大希望,是意外赚来的收获,怀揣多年的复明心愿实现了。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眼科主任医师,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周三上午特需门诊,周三、周四下午和周五上午专家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