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已成为我的生活习惯”

“上海打假第一人”王海东入行20年,打假之路愈走越宽

2017-03-14    作者:本报记者 吴汝琴

  

    可能很多人还记得被称为“全国打假第一人”的王海,而在上海,也有一名专职打假人——王海东,他沿着王海的足迹,坚持“打假”20年。“3415”前夕,王海东讲述了他的“职业经历”。
  
  
  
  当年赢得打假“第一桶金”
  
  
  “打假第一人”王海在上世纪90年代可谓是国内的风云人物,而当年才20多岁的王海东受其事迹鼓舞毅然走上了相同的道路。1996年,王海东在天津购买了一款索尼无绳电话机 ,确认其为走私产品后,他将商场告上法庭要求赔款,最终法院裁决商场应“退一赔一”。在天津首战告捷后,他回到上海,用相似的手法将上海的各大商场几乎告了个遍,在为商场上了一场生 动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课后,也为自己赢得了二三十万的赔偿,成了他职业打假生涯中的第一桶金。这场“电话机战役”不仅让王海东成了当时各中心城区法院的常客,也让不少商场经理对他的出现心有余悸。“只要我一进商场,就派人跟着我说说笑笑 ,一见我买东西,就立即上报。”王海东现在想起来,仍觉得非常有意思。
  
  
  
  专打夸大宣传的保健品
  
  
  2001年后,保健品市场在国内渐渐兴盛,王海东将目光瞄准了这个新兴市场。“一开始,保健品市场非常混乱,很多生产厂商直接就在外包装、说明书上印上相当夸张的宣传语,比如永葆青春、无须服药之类的。”王海东说,其实上海的假货不多,但夸大其词的宣传很多,他和其他打假人就咬住这一点,专打保健品。“打了有四五年吧,后来的保健品就很少有敢于这样做的了。”对此,王海东很自豪,他认为,对于净化保健品市场,自己也出了一份力。
  “不过,现在的保健品虽然不敢在外包装上明目张胆,却另辟蹊径,印刷极具鼓动性的单片广告或是请年轻人用极富感染力的语言给你洗脑,很多老年人因此上当受骗。”被称为“上海打假第一人”的王海东曾接受过不少老年人的求助和咨询,但他也坦言,要想维权很难。
  
  
  
  “顺手举报”已成生活习惯
  
  
  职业打假人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职业,他们靠打假来获取收益,甚至有人大量知假买假或故意造假以此敲诈勒索。
  “每个行业都有蛀虫,打假人应有所为有所不为,至少不该有违诚信原则。维权一定要理性、要合法!”王海东和很多企业“不打不相识”,有的曾被他“打过”的企业看中他熟知各种“标准”的优势,聘请他当顾问,帮助查找问题。他透露,现在80%的收入来自各种顾问费,还有一部分是助人维权所收取的劳务费,即使不打假,也完全能够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平。
  但是王海东仍然维持着“打假”的惯性,只是,他所“打”的范围更广了:开在社区周围骗老年人的“健康公司”或“金融公司”、商场门口摆放着的“风水算命”的宣传栏、高架路下缺失的窨井盖……王海东在手机上下载了上海市民热线12345的APP,只要看到他认为的“隐患”,都会在该平台上进行举报或投诉。“我现在已经很少专程外出‘打假’了,都是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就向有关部门举报一下,这已经成了我的生活习惯了。”王海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