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上海之美浓缩于方寸纸模

7旬纸模达人张惠方自主设计制作精美建筑纸模型,期待自己的作品影印成册与更多人分享

2019-05-23    作者:本报记者 彭玥

  

    

图像

图像

图像

这曾是一双拿着布料为人们剪裁华裳的裁缝之手,也曾是一双敲击键盘、开发财务软件之手,后来又成了可以熟练操作排版印刷的手,现在,在这双巧手之下,诞生了十数件知名建筑纸模型:北京四合院、豫园九曲桥、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东方艺术中心、上海科技馆、中国航海博物馆……前不久,在红色文化的引领下,今年72岁的张惠方又用他那一双巧手设计制作了嘉兴南湖红船纸模型和中共一大会址纸模型两件作品,他说:“现在年纪大了,精力有限,做纸模不求量,但每一件完成的作品在我心中都具有特别的意义。”
  
  
  
  十几年纸模制作热情不减
  
  
  2002年,还在印刷厂工作的张惠方结识了上海市青少年科技教育中心的李老师,在与李老师合作完成了不少国外建筑纸模型后,张惠方萌生出制作国内建筑纸模的想法,“我们国家有那么多标志性建筑,光上海就有不少,我要把它们做出来展现我们自己的建筑之美。”说干就干,2004年,张惠方利用电脑绘图软件自主设计制作了他的第一件国内建筑纸模型——《北京四合院》。“其实我并没有去过北京,只是在一本书里看见过一张图片,后来我根据网络搜集到的照片作辅助 ,制作了一个‘四合院’。”
  北京四合院纸模型完成后 ,不少新朋旧友都啧啧称赞,找到信心的张惠方一发不可收,开始接连创作出一系列上海地标性建筑纸模作品,第一件、也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豫园九曲桥。事实上,九曲桥的制作从2004年一直延续到了今年。“隔一段时间就会对原来的作品不满意,又拿出来重新加工。”张惠方告诉记者,他在2004年完成了第一件九曲桥纸模型,5年后觉得不满意,又将原作品升级了不少,不仅增加了桥上的花砖和玻璃倒影等细节,还专门采用了激光打印高度还原了实体建筑的色彩。今年初,他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在九曲桥下加装了 LED灯,“这种灯还可以变幻出不同的色彩 ,很像九曲桥的夜景。”张惠方自豪地说。
  在制作纸模的过程中,常常会碰到意想不到的困难。比如在制作东方艺术中心模型时,外立墙面上密密排列着的玻璃让张惠方犯了难。没有人告诉他具体尺寸和数量,怎么办?自己数吧!就这样,在一个炎热的午后,张惠方在东方艺术中心外不知转了多少圈,终于数清了玻璃的总数,一共有4700多块。回到家,被汗水浸透的衬衫还来不及脱,他便兴奋地开始着手设计。在设计中国航海博物馆时,建筑顶部的风帆又成了大难题 。怎么才能制作出像实物一样优雅自然的弧度呢 ?做过裁缝的张惠方联想到了裁剪衣服时采用的收缩缝的方法,反复试验几次后,终于解决了难题。
  
  
  
  红色文化引领下两件新作品出炉
  
  
  2017年7月,张惠方所在的潍坊街道党组织建议他设计制作一件嘉兴南湖红船的纸模作品,为此,他在老伴的陪同下 ,特地去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参观学习 。几个月后,一件1:20的红船纸模型顺利完成。可转念一想,红船在嘉兴,上海本土有没有红色文化的代表性建筑呢 ?张惠方很快想到了中共一大会址 ,“何不再做一件?”于是,张惠方又着手开始创作中共一大会址纸模型。因为没有建筑图纸和数据参数,仅设计,张惠方就用去数月时间 。从2017年底到2018年3月,兴业路石库门模型设计基本完成。这期间,他一共去实地考察了4次,“因为无法拍摄建筑的全景照片和墙体结构正面照片 ,只能多角度拍摄局部图再参考网上搜集的图片做对比 ,所以要反复去看,反复拍照。”
  通过数砖块的“笨”办法,再结合实体建筑的砖块排列特征 ,张惠方终于计算出了纸模长宽高的比例。从青红砖到黑瓦、从山墙体形状到门框门楣雕刻图案 、从院墙的样式到大门的铜环及门牌号码 ,张惠方把能看到的都一一拍摄记录了下来 。
  将设计图纸在4张A4纸上打印出来,再用雕刻、粘贴等方式制作出来,“为了体现建筑的厚重质感,我还用了1毫米宽的卡纸条将整个建筑勾勒装饰了一番。”张惠方回忆道,这样一个纸模型不算设计时间,仅制作就需要一个多礼拜才能完成。
  
  
  
  走出家门,将小纸模做出大名堂
  
  
  如今,这些小小的纸模早已“走”出了张惠方家,分别到往交响乐团音乐厅、航海博物馆、东方艺术中心、世博会、国际会议中心、上海科技馆、中共一大会址思源书廊等地展出 。2014年,纸模制作课程在浦明师范附小开设,张惠方担任纸模制作班辅导老师;2015年,由潍坊街道张杨居民区党总支牵头,联手兰馨电影院、社会公益组织举办的亲子专场活动中,张惠方现场传授纸模制作技艺,引起了现场观众的阵阵赞叹。
  2018年,在街道、社区党组织的支持下,张惠方携红船纸模型作品参与了近20场次的活动,除了作品展示以外,还在浦东新区党校、街道党建中心、学校、社区活动中心、联建单位党组织等地进行了红船纸模制作辅导 。
  如今,讲起纸模作品,张惠方总是滔滔不绝,在他心里,每一件自己设计制作的纸模都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当被问及是否还会继续做纸模时,他说:“我曾做过裁缝,又跟电脑打了半辈子交道,所以,有人说,我将毕生所学都用到了纸模上。纸模是我最大的乐趣,我怎么会放弃呢?”现在,张惠方最大的愿望就是给自己的纸模作品出版一本画册 ,“这样,这些作品就能留给后人们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