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诗如画的“鬼地方”

2019-10-08    作者:周进琪

  

    

图像

图像

我游览过很多自然风光旖旎的景区,只是很多相似的山山水水在印象中都重迭了 ,以致模糊了我的记忆,但有一个地方却属例外,至今还记忆犹新,那就是澳洲塔斯马尼亚岛的亚瑟港 。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 ,我们全家十人组成的一个旅行团 ,从墨尔本乘了两个小时的飞机 ,经过一路辗转奔波,来到了这个美丽又神秘的地方。亚瑟港位于该岛首府霍巴特东南的塔斯曼半岛,三面环水,背倚的群山像三扇绿色屏风将其围绕 ,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这里有花开鸟鸣的绿荫小道,有绵延起伏的如茵草坪,有野生动物欢快穿梭的身影,移步换景,处处是如诗如画的风光,宛如人间的世外桃源。
  我们乘上游艇,行驶在湛蓝见底的港湾里,只见远处茂密的森林,覆盖着蜿蜒起伏的山峦。近处岸边一幢幢色彩斑斓的别墅,一棵棵苍劲葱翠的大树,一群群翻飞起舞的海鸥 ,倒映在碧波微漾的水中。随着游艇穿行在浩淼幽静的海面上,放眼环顾四周,每个视角都美得让人不知所措,令人陶醉其中。
  但意想不到的是,这座瑰丽的海景庄园之地,竟被我们的司机导游称之为最美丽的“鬼地方”。他介绍说,在十九世纪末,这里曾是整个南半球 ,最大一座没有围墙的天然监狱。
  当我们穿行在当年监狱的遗址间,在竖着铁条的窗户上,仿佛看见了百年前那一双双流露着渴望自由,却又充满无助的眼晴。在长着苔藓的断壁旁,恍如还有阴郁的犯人在暗处走动。这里曾被当年的殖民者称为“一台将歹徒磨练成老实人的机器”的监狱,如今残墙依旧,只是“机器”却已生锈。
  导游告诉我们,当年那些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发配到这里的都是英国的重刑犯人 。他们犯下了什么弥天大罪呢?经了解,有的是当地的流氓恶棍 ,有的无非就是干点小偷小摸的勾当 。据说曾任澳大利亚总理,我们熟悉的那位陆克文先生,他的祖母十一岁时,因抢了一个八岁女孩的裙子,就被判处了死刑,后因减刑也被关押在这座监狱里 。当时英国的苛政,让人不寒而栗。
  不由回想起阅读过的那本《悲惨世界》里,冉阿让找不到工作,为了不让他抚养的孩子饿死,只得去偷了一块面包,也不可思议地被判了五年徒刑 。再看这里曾经的往事,一切似乎都不难理解了。
  这座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亚瑟港,曾经的镣铐,已被流逝的时光打开 。眼前的美景,已掩盖了那段黑暗的历史。只有当年犯人们种下的一棵棵参天大树,清楚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悲惨故事。亚瑟港这块如诗如画的“鬼地方”,让我们知道了这世上,再美好的东西也会有缺陷,有光明就一定会有阴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