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喀纳斯

2019-10-01    作者:朱伟

  

    新疆最北面与哈萨克斯坦 、俄罗斯、蒙古国接壤的喀纳斯是原生态风景区,那里的高山、草原、河流、湖泊、木屋、牛羊,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壮丽景色 ,不论你站在哪里都能拍出很美的照片。我们乘船游览喀纳斯湖 ,天是蓝的,湖水也是蓝的,高山顶上的积雪是白的,还有绿的树木,金黄色的胡杨,一派北国奇妙的风景。为了保持原生态,景区里没有饭店,也没有饮食店。我们十几个人席地而坐 ,把带来的干粮作野餐,别有一番风味。
  饭后,接待我们的小余,同当地的少数民族兄弟谈好价钱 ,租了三辆越野车去边境看看 。她把车况最好的一辆给我们年岁最大的,作为第一辆上路了。
  司机外形彪悍,长得像外国人。不知道他是抄近路还是显示车技,路越来越窄。有时在铺满鹅卵石的水沟里开,有时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开。更可怕的是,真的没有路了,司机会侧过车身,右边前后车轮腾空,像在表演杂技。我们坐得心惊肉跳,又哇哇乱叫,在这前不见店后不着村,荒无人烟的地方,出了车祸连个施救的人都没有 !我们拼命叫:“停车!停车!”司机听不懂汉语,他叽里呱啦的我们也听不懂。我急得拍拍他的右肩,做了暂停的手势,他终于停下来了。我们赶紧跳下车,拍掉满身的灰尘,过了几分钟后面两辆车先后到了。广播金话筒、主持人晓林和一帮年轻人一边下车 ,一边朝我们笑哈哈地说:“吓着了!吓着了!”原来半路上他们就猜到 ,这个场景肯定会吓倒我们的 。
  我们索性就地休息一会 。晓林也是摄影家,拍了几张少有的照片,还收集在他第三本公开出版的摄影作品集《恣意的张望》中。当我们重新上路时,我们的车自然被安排在中间了 。
  到了边防部队的营房前 ,少数民族司机去办理登记手续 。也喜欢拍照的小刘拿起相机刚拍了几张,马上过来一个哨兵,很严厉地命令:“这里是军事禁区,不准照相,马上删掉!”小刘伸伸舌头,赶紧删了。我们说“又吓着了!”
  边境上长长的铁丝网拦着 ,两边都是一片荒山野岭 。倒是界碑前,一位新娘袒胸露臂地在拍婚纱照,我们却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想笑也没笑出来,惊魂未定啊!回去是一条普通的公路 。当晚,晓林在酒店房间里同上海连线,把我们的一场虚惊描绘得有声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