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不容二猫

2019-09-26    作者:张林凤

  

    

图像

家有橘猫,我给它起个俗名“阿黄”。阿黄的占领欲很强,凡是它能到的地方,都蹭上了它的体味,昭告天下——“这是我的地盘!”朋友养的灰色英短,我也给个俗名“阿灰”。朋友要出国旅游,阿灰暂居我家。
  那天,两猫在我家相聚。我说:“阿黄,欢迎阿灰哥哥呀。”朋友说:“懒胖子,与阿黄小妹打个招呼。”我俩话音未落,两只喵星人却对喷着粗气“唬”上了。终究不是自家地盘,心虚的阿灰蛰伏到洗衣机后面。
  一连几天,阿灰深藏不露,床底下、橱柜下、窗帘后面、柜式空调后面,都成了它的隐身之处。我寻找它,呼唤它,安慰它,将水和食物放到它面前,求它好歹吃点喝点。阿灰终于领情,逐渐露面,好奇地东张西望。阿黄却不干了,只要阿灰一出现,就跟它对峙。体型占优势的阿灰也不买账,两只喵星人又对“唬”起来。阵阵“唬”声中,阿黄猛地扑向阿灰,爪子打在阿灰身上。阿灰一声惨叫,落荒而逃。不肯善罢甘休的阿黄对着阿灰藏身的地方,伏低身子,扭动着屁股“猫视眈眈”,只待阿灰一露面,就来个突袭。见到这一幕,我恍然大悟,这就是“躲猫猫”游戏的出处啊!
  我为两只喵星人实行分厕和分餐制。霸道的阿黄,自己的猫砂盆不用,却在阿灰的猫砂盆里拉屎撒尿;阿灰用的红餐盆放在阳台上,阿黄用的蓝餐盆放在过道里,两只盆里同时放入猫粮,可恶的阿黄,总是先吃 红盆里的猫粮,再慢慢品尝蓝盆里的。
  到了晚上,我只得将阿黄关在客厅,让阿灰独处小房间,好让它安心吃食喝水。阿黄扒着门缝窥探,我好言劝导:“阿黄,侬要善待外国朋友,人家是来做客的啊。”阿黄回复我“喵呜喵呜”,似在诉说委屈。
  两周下来,原本体型帅酷的阿黄变得肚大腰圆,走起路来屁股一颤一颤;“懒胖子”阿灰却已瘦骨伶仃,体内储存的脂肪消耗殆尽。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看来,一屋也容不下二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