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海牌手表

2019-10-15    作者:吴燕刚

  

    这是一块普通的上海牌手表,陪伴了我近五十年 。它一直走得好好的,最近怎么说不走就不走了呢?老伴说:“这么多年了,手表旧了,买只新的吧。”可是,我舍不得。叫儿子去上海南京东路 ,把表拿到那最有名气的“亨得利”钟表店去维修。
  五十年前,上海牌手表名气响当当,是百姓争相购买的紧俏货,买它得要“表票”。如果结婚的新郎新娘戴着它,那是一件很荣耀的事。那时我只是一个务农的小青年,哪有本事弄到表票呢?
  没想到我遇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九七一年五月,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在国家领导人的陪同下访问马陆公社。访问的前一天,我从商店的售货员那里得到了消息,商店已受命从上海友谊商店(只供外宾购货的商店)调进20只上海牌手表应应市面,并且免票供应。我喜出望外,当天四点钟就起床,四点三刻到达马陆镇 ,那时已经有一些人在商店门口排队了,数一数,我前面有十一个人。
  这只上海牌手表,当时售价120元,不锈钢表带售5元,这125元是我家卖掉两头肥猪换来的。当时,我如获至宝,端详表的外观,其正面有“上海”两字,背面刻有1504表号。我放在耳边细听,“嚓、嚓、嚓、嚓……”的秒针走动的快摆声清脆且有音律,使人神安思静。白天,我经常用绒布为它擦去汗渍和灰尘;夜晚,我把它放在枕边,让它陪伴我安详地入睡 。
  这块来之不易的表还差点“走失”。有一次,我在路上骑车,不料天下起了倾盆大雨。骑出一段后我忽然发现手腕空荡荡的,表不见了!当时我脑子“嗡”的一声,心怦怦直跳,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细细回想,哦,可能是在把迷住双眼的雨水甩出去时,顺势把表甩出去了。我原路返回,一步一步地细心寻找。还好还好,在离家200米左右的路边草丛中,我找到了它!当时的那种狂喜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觉得这简直是上苍对我的垂怜。
  回忆起我的这一只上海牌手表啊,它经历过颇多的场面:结婚时,我戴着它,它为我争得了自信;1977年12月参加高考时,我戴着它,在规定时间内顺利完成答卷,并成为“文化大革命”后第一届大学生;在教育岗位上,我戴着它,与学生耐心交谈,循循善诱;在三尺讲台上,我戴着它,精准控制着课堂时间,讲课有激情,教学上精益求精……那“嚓、嚓、嚓、嚓”的快摆声,催我奋进。
  我的上海牌手表同我形影不离五十载,如今终于走不动了。修表工说,它老了,让它休息吧。我恋恋不舍地望着它,轻轻抚摸着它的表面 ,仿佛抚过这五十年流水一样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