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可望高千尺

——观京剧新戏《新龙门客栈》

2019-05-23    作者:沈鸿鑫

  

    最近,在上海大剧院观看了新编京剧《新龙门客栈》,这是根据同名电影改编的一出武侠戏,也是一出不离本体的新京剧。
  首先,《新龙门客栈》很有戏。它主要写忠与奸、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戏的主干是以周淮安为首的忠臣良将与以曹少钦、贾廷为代表的宦官势力的矛盾,主要的情节是周淮安与女侠邱莫言躲避东厂追捕、护送忠良之后出关,这是一条主线;另一条矛盾线索是金镶玉 、周淮安、邱莫言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两条线索又紧紧地交缠在一起,相当有戏。金镶玉有三节戏,一是看到周淮安之后,一见钟情,于是引起了金、周、邱三人之间的爱恨纠葛;二是东厂人马已到,周淮安万分危急之时,金镶玉临时设计,用与周淮安拜堂成亲来拖延时间,欲乘机从秘密通道逃脱,这一举动在三人之间激起了更大的波澜;最后,东厂追杀,金镶玉为了解救邱莫言,奋不顾身,挡住刺向莫言的利剑,自己殒命,舍生取义。全剧始终波澜翻滚、回旋,相当扣人。
  这个戏比较充分地运用了京剧的唱、念、做、打以及手、眼、身、法、步来演绎剧情,塑造人物。采取武戏文唱的方法,很多唱腔设计较好,京剧味浓。比如假成亲一场戏中金镶玉一段唱:“把酒灯前多欢畅,莫负了西窗月大好时光”;还有她在窗外听到周淮安与莫言的谈话后的一段唱 :“他们是旧相知患难情长,我与他新相识牵动柔肠”,唱腔和演唱都很走心。中西乐队配器很好,突出了京剧三大件。京剧武打设计比较新颖,作为武侠戏,戏与技也结合得比较好。还有一点,很有新意。从演出样式看,很多地方吸收了电影、歌剧、话剧的元素,突破了原有京剧的框框,包括表演、舞台设置、灯光等,舞台设计空灵大气,但它不离京剧的本体。
  全剧表演相当精彩。史依弘一赶二,金镶玉和邱莫言两人反差很大,金镶玉性格张扬,泼辣剽悍,放浪风流;而邱莫言比较内敛 ,平静如水,一往情深。而且并不像有的戏是前演某一角色,后演另一角色,而是同时串演两个不同角色,经常转换,难度更大,史依弘表现出很强的舞台掌控能力,演来游刃有余,很不容易。戏中分别用梅派、程派唱腔,也较为得当。整个演出阵容整齐,傅希如演周淮安、孙伟演贾廷、王玺龙饰演曹少钦都有不俗表现。
  这个戏尚属改编初演,也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剧本不够严密,比如金镶玉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她开黑店,卖人肉包子,放荡风流,但也要写她济困扶危、除暴安良的一面,剧本对后者写得不够。另外,对金镶玉缺乏前史的铺垫,她的心理逻辑还没有理得很清晰而有层次。邱莫言这个人物还比较薄弱,周淮安与曹少钦的戏份也不够,其实他们都是重要的人物。情节上也有不合理的地方,如前面千户明明发现了周淮安,却把他轻易放过,后面贾廷也不敢抓他,不大可信。音乐唱腔基本不错,但不够精彩,还没有一两段可以传唱的唱段。一段程派唱腔,也显得程味不足。某些表演不协调,如开场一段戏话剧味较重,金镶玉在台上真抽烟等等,在整个演出样式上有个统一整合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