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祖父出席国庆十周年招待会

2019-10-03    作者:陈海泉

  

    我出生在福建省龙岩县东肖乡黄邦村的贫苦农民家庭,7岁时就下地干农活、拔草养鱼、上山放牛,是一个饱受饥寒交迫的放牛娃。
  我的家乡——龙岩为共和国牺牲了23706名革命烈士。长征开始时有86000多人,其中龙岩就有26000多人,仅惨烈的湘江之战就牺牲了15000多龙岩人,到陕北仅剩不到5000闽西儿女。
  祖父陈钦发早在1929年初就参加革命,同年7月加人中国共产党。我党领导的福建省第一支游击队,邓子恢副总理时任政治委员,张鼎丞最高总检察长任游击队长,我祖父任事务长,伯祖母张龙地任妇女队长。为配合毛主席领导的红四军三打龙岩城,我祖父负责剪断通往东肖、红坊两乡的电话线,烧毁城南的苏溪桥,使红军全歼匪军2000余人。龙岩县成立了共和国第一个苏维埃政府 ,年底红四军在古田召开我党我军著名的古田会议。我祖父和伯祖母坚持了20年的游击战,直到龙岩解放。
  1949年春夏,国民党败兵经过我们村,抢走群众的鸡鸭猪狗和我家养的鱼,祖母的左手被打成骨折,年仅8岁的我用砖块砸跑国民党败兵。几个月后,解放军也经过我们村,当天下大雨,发大水,把进城必经的吴厝桥冲垮了。正在放牛的我把牛拴好 ,帮祖父和大家一起把桌子和门板拆下来,搭起一座临时板桥,让解放军通过吴厝溪 ,当天解放龙岩县城。
  1951年夏天,我和祖父在后山种地回到家,看见一个帮人挑鞭炮纸的老妇人到我们家讨水喝,祖父问她:大嫂你是哪里人?她说:溪连村人。祖父又问:你这么大年纪还挑这么重的炮纸?她说没办法呀!祖父又问家里还有人吗?她说没有了,丈夫打游击死了。祖父说:那你应该享受烈属照顾。她说:没有,不知死活,没人证明。祖父又问:你丈夫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张溪兜。我祖父突然“啊”了一声说:原来是你!接着说:我亲眼看见你丈夫张溪兜同志在龙岩与永定交界山上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 ,地委领导林映雪同志还负了重伤,我们可以为你证明。老人立刻眼泪汪汪要跪下来谢谢我祖父,祖父把她扶起来,并叫她到乡政府来找我祖父陈钦发,答应替她开个证明到县里办烈属证。由于她是孤老独居,县民政局把她安排到龙岩县烈属敬老院。一年后的端午节,老 人从县敬老院步行一个上午到我们家,手提藤篮,里面装着一只猪脚连蹄髈来谢谢我祖父。我祖父、祖母叫她坐下来先吃粽子和饭。吃完中饭,休息一会,祖父叫我拎着藤篮里的猪脚蹄髈抄近路送老人回去,老人一听着急了说:这猪脚蹄髈是敬老院大家自己养的猪,过节杀了大家分的,我又没有其他亲人,完全是一点点心意。祖父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东西绝对不能收。1957年伯祖母张龙地应邀到北京,在邓子恢副总理陪同下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并被毛主席誉为闽西革命的老妈妈 !
  1959年我祖父应邀代表闽西革命老区人民,赴北京参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国庆观礼和人民大会堂国庆招待会 ,见到了毛主席。邓子恢副总理接我祖父到他家做客,张鼎丞总检察长特地来看我祖父,祖父被他们称为闽西革命的老红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