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志英和《文萃》三烈士

2019-09-28    作者:姚华飞

  

    1948年12月,在蒋介石集团行将崩溃的前夕,国民党谍报组织中统局倾全力破获了一起沪宁杭地区影响巨大的中共地下党创办的进步刊物《文萃》案,特工奉蒋介石的密令秘密杀害了经办刊物的工作人员以及与该案有关的人员陈子涛、骆何民、卢志英,随后又杀害了吴承德。该案件显现了中共地下工作者追求光明、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以及国民党反动派垂死挣扎、穷凶极恶的狰狞面目。
  暗夜里的明灯
  《文萃》是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领导的在国统区出版发行的时事政治性刊物 。1945年10月9日在上海创刊,周刊。《文萃》最初是由几位来自国统区的青年记者在抗战胜利后上海创办的民间刊物 。黎澍、陈子涛先后任主编。初期为文摘性刊物,主要选载重庆、成都、昆明等地报刊的进步文章 ,也发表少量特约稿件。在延安《解放日报》和重庆《新华日报》受国民党阻挠,不能发行到华东中大城市时,该刊以转载上述两报的文章为主要内容。“它是暗夜里的明灯,为国统区要求革命的民众指明方向。”
  1946年5月起,《文萃》为了发挥更大的作用,逐渐改变文摘刊物的性质,自行组稿。作者有郭沫若、茅盾、田汉、马叙伦、宦乡、邓初民、胡绳(公孙求之)、姚溱(厂静)等。辟有“中外文萃”“时事周评”“新闻集萃”“文萃信箱”等栏目,并刊登木刻和漫画,揭露国民党发动内战 、镇压民主运动的行径,反映民众呼声,宣传中国共产党政策主张。原由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1947年3月起改由中共中央上海局文委领导。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当局加紧迫害,从第23期起,以32开本《文萃丛刊》形式秘密发行。封面每期变换,以《论喝倒彩》《台湾真相》《新畜生颂》《人权之歌》《论纸老虎》等名称加以伪装。它正确地报道战局 ,宣传人民胜利;也深入分析政治形势,揭露国民党政治欺骗 ,揭露镇压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的暴行,支持上海和全国各地反对内战斗争。尤其重要的是在评论中传达毛泽东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观点和对世界矛盾独创性的分析,对于帮助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掌握正确的理论 ,坚定人民革命胜利的信心 ,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潜伏敌营的卢志英
  由于《文萃》的影响不断扩大,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蒋介石亲自吩咐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抓这个案子,吴把这个皮球踢给了中统局,中统又将此案交给了上海特派员办事处全面负责侦破 。
  上海中统人员依老规矩顺藤摸瓜,先是到了杂志社刊登的地址,结果扑了空,又奔到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和上海市社会局资料室查阅,也是一无所获。中统人员一连数天在某个地段挨家挨户地查,数个月来没有丝毫的收获。蒋介石向吴铁城催问案件的进展情况。眼看案子破不了了,上海中统局办事处只好向南京方面汇报了实情。中统 局本部为了下个台阶 ,就责令上海方面将《文萃》杂志全部收缴。
  就在这时,上海的大街小弄又出现了《文萃》,这一下又激怒了蒋介石。他再次下令侦查此案。也就在此案尚未有头绪时 ,这时出现了一个新情况。1947年春的一天,上海某报刊登了一则广告。在报纸第四版的右下角一个较显著的位置 ,刊出了一则寻人启事,醒目的大字只有六个字:“招寻银老太太。”
  这是一个奇怪的广告。国民党中统局长叶秀峰 ,长年的间谍生涯使他养成了独特的嗅觉 ,他觉得这则广告有问题。经过数天的苦思冥想,终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用了一个笨办法:守株待兔。叶剪下报纸,派专人前往上海向下属传达指示 :到报社去蹲点,看看究竟谁还去再登广告。但数天下来还是没有收获。
  几天后,叶秀峰亲自前来上海,与上海办事处处长陈庆斋共商破案一事。叶秀峰说:“这则广告肯定有问题,为什么就这么几个字,我断定是暗示一个什么信号或找某一个人。真是有意思。你对这个广告怎么看呢?”陈庆斋答道:“奇怪是奇怪,这段时间我也在琢磨,我总觉得这是在等待一个什么信息。”
  叶秀峰说:“既然泡在报社也没用,那么是不是我们也去登一个类似的广告,来应答他一下呢?”陈一听,连忙说道:“好,好,我们也试试看吧!”
  第二天,陈庆斋派人着便衣前往报社,也要求在报纸的同样部位刊登一则广告,内容是这样的:“白发娘望儿归。”下署名为“银老太太”。最后又加上了一个地址:“上海亚尔培路某号。”
  报纸发行的第二天,中统就派出行动特工卢志英前往亚尔培路守候,专等有人前来联系,另派出中统行动队队长苏麟阁暗中前往监视。
  第三天后,卢志英向中统上海办事处汇报说:“没有发现有人前来接头。”而实际上在第二天,有人看到报上广告后就到亚尔培路与“银老太太”接头。卢志英当然发现了,但并没有汇报。这件事更加引起了中统对卢志英的怀疑,并进一步对卢进行暗中监视。一次,卢志英外出,把笔记本放在衣箱里,因匆忙箱子忘了上锁。这一来,被暗中监视他的特工发现了秘密,在卢的本子上记了不少苏北朋友的名字和地址,还有一些上海的地址、人名和电话号码。特工一看就知道其中秘密,因为苏北当时是中共的根据地。于是,特工又将本子放回原处,还将箱子锁好。卢志英回来后没有发觉。
  第二天,中统上海办事处就秘密拘捕了卢志英,并进行审问,但没有挖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案件又中断了……因为卢志英是中共潜伏在国民党中统局的秘密情报员……
  卢志英,山东昌邑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央特科成员。抗战期间,在苏北任联合抗日部队副司令兼参谋长。1945年9月,卢志英受中共党组织派遣,与上海中统局特工季元溥、孙云峰“交朋友”拉关系,进行反间活动,打入中统内部。季、孙委他为区室副主任,进出于中统上海市首脑机关 ,搜集情报。他还通过关系,搭上美国在沪情报关系白沙·特等,为党搜集情报。在此次被捕前,他已被秘密投敌充当内奸的叛徒张莲舫出卖……
  《文萃》三烈士
  敌特从卢志英身上没有捞到油水,急得中统特工团团转,只好又是病急乱投医 ,派出大批谍报人员立即到上海大街小巷的地摊上,守候前来联系发行《文萃》的地下发行员,另外又派出一批人,到处查找《文萃》的地下印刷厂。但是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先是在北四川路守候的人 ,发现几个前来与摊主联系的小贩,又顺藤摸瓜,抓住了四个地下发行员。五天后,中统特工侦探四处出击,发现了印刷《文萃》的地下印刷厂,地下党员吴承德正在装订一本《文萃》时被抓。中统特工又追踪到印刷厂经理骆何民的家,抓捕了骆何民。在骆的家中,又将住在骆家的另一位地下党员陈子涛抓捕 。
  1948年4月,上海中统办事处处长陈庆斋将陈子涛、骆何民、卢志英、吴承德等人押解到南京中统局本部。随后上报蒋介石。不久,蒋介石亲批一纸手令下来,全文为:“代电已悉,所拟处决共匪陈子涛、骆何民、卢志英三名照准。饬宪兵司令部执行。中正。”因国共两党正在酝酿和谈,杀共产党人恐怕会遭到国内舆论的谴责,故蒋介石特为关照要秘密执行,对新闻界也不要透露一点风声。
  中统局接到蒋介石的手令后,立即通知宪兵司令部 。1948年12月27日晚,中统局的几名特工领着宪兵队的人员 ,来到宪兵司令部看守所。打开牢门后,特工一拥而上,几个人夹一人,将毒液浸泡过的棉花硬塞进三人嘴里,以防止他们呼口号,然后将他们扔上车,悄无声息地开到雨花台南麓宝林寺原宪兵队的驻地附近的一个山坳里 ,只见那儿早已挖好一个大坑 ,四周堆起了高高的土堆。陈子涛、骆何民、卢志英被推下车,又被一阵猛烈的抢托砸下了大坑。就这样,他们秘密地活埋了中共地下工作者。解放前夕,敌特又在宁波秘密杀害了吴承德。
  新中国成立后的1949年12月27日,上海文化界为《文萃》案烈士殉难一周年举行了追悼会。后来,陈子涛、骆何民、吴承德被人们称为《文萃》三烈士。1951年,杀害四烈士的刽子手、国民党宪兵队长任宗炳在湖南衡阳落网。经审讯,他供出了烈士遇难地点。但当任宗炳被押到雨花台时,他因畏罪竟不敢指认活埋烈士的地点。后在当地居民协助下,从雨花台南麓宝林寺后山坡挖出三具烈士忠骸。当时雨花台陵园规划没定,三位烈士的棺柩被安葬在雨花台西山顶,暂做浮厝。1967年春,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处正式为卢志英、陈子涛、骆何民修建烈士墓。卢志英烈士墓前还植栽了二株他生前喜爱的铁梗海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