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空军轰炸机奇袭台湾揭秘

2019-02-16    作者:罗山爱

  

    

图像

早在1938年,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从江西南昌机场起飞,轰炸驻守台北市松山机场的日本海军鹿屋航空队,取得巨大战果,振奋了中国军民的抗战意志。
  神秘的“正义之剑”
  苏联志愿航空队,泛指中国全面抗战前半段(1937至1941年)以“中国空军”名义参战的苏联空军人员 ,当时曾被中国报纸称为“正义之剑”。
  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为了避免自己被东(日本)西(纳粹德国)夹击,决心给予中国有力的军事援助 ,两国在1937年8月21日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和军事技术援助协定,从1937年11月到1941年6月,苏联累计对华提供价值2.5亿美元的军事物资,中国以矿物等战略物资与农产品抵偿。
  具体到飞机方面,苏联共向中国空军移交轰炸机 322架,歼击机(中文称“驱逐机”)777架,教练机100架,不过部分飞机从苏联阿拉木图交付中方途中,在新疆、甘肃等地因气象迷航或机械故障等原因失事或失踪。苏联军方除了派出教官与顾问协助指导中国军队使用和维修苏制武器装备外,并派遣现役空军人员以 “志愿兵”名义驾驶苏制战机对日作战 。苏联志愿航空队规模最大时,共编成两个歼击机大队(中文称“驱逐机大队”,装备伊-153和伊-16,相当于苏联空军歼击航空兵团)、两个轻轰炸机大队(装备SB-2)与一个重轰炸机大队(装备DB-3),每个大队编有20-80架飞机。志愿队历任指挥员有日加列夫、雷恰戈夫、阿尼西莫夫、波雷宁等,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军中翘楚。
  没有歼击机护航!
  在整个1938年,苏联志愿航空队集中在华中各地参加对日作战 ,阻止日军对以南昌、武汉、长沙为中心的“抵抗三角”的空袭,并多次轰炸日占区,有力地打击了侵华日军 。就在当年2月初,驻武汉的中国空军司令部向苏联志愿航空队送来一份情报 ,提到日本海军鹿屋航空队在台湾首府台北附近的松山建立了极其活跃的大型基地,装满飞机零部件的巨大箱子不断从日本本土运抵基地,这些部件在基地里组装成飞机,然后投入中国大陆战场。到被发现时止,那里已有许多飞机组装完毕,对奄奄一息的中国空军来说,新增加的日军飞机无疑是雪上加霜。为此,中国空军向苏联志愿航空队求援,希望能由中苏双方共同派飞机奇袭松山。
  2月22日,苏联志愿航空队指挥员雷恰戈夫少校和政委 (营级)列托夫抵达汉口。和往常一样,他们先和苏联飞行员和机械师进行例行谈话 ,随后,两人同轻轰炸机大队长波雷宁大尉进行一次秘密谈话。“明天你的部队将执行一次空袭日军台湾基地的任务,去炸掉那些该死的箱子,”雷恰戈夫指着地图说,“你们要沿着最短的航线飞往那里,返航时你可以在福州降落加油,然后再飞回汉口。这是福州附近山里的跑道,离台湾海峡不远。”他敲了敲地图,“驻南昌的中国轰炸机部队将有12架轰炸机与你们一起行动。”
  台湾岛是一个比较难攻击的目标,从汉口到台湾的直线距离在 1000公里以上,所以苏联航空队要轰炸的目标几乎是他们现有SB-2轰炸机的航程极限,至于护航歼击机则根本飞不了那么远,轰炸机等于在无护航的情况下单独完成任务。日本人的机场被群山环绕,接近机场不容易,况且机场四周肯定有高炮掩护,空中可能还有战斗机巡逻。这一切表明了此次行动的难度。
  然而,苏联飞行员都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他们习惯于在无歼击机护航的情况下作战。同时,SB-2是当时速度最快的前线轰炸机,速度甚至超过日军主力战斗机,日军想拦截都没那么容易。所以,即使说这次任务有风险,这种风险也在可以预见和控制的范围以内。
  雷恰戈夫提到的中国轰炸机部队也装备SB-2轰炸机,但中方飞行员由于装备时间不长,对飞机性能和战术也还不太熟悉。因此,为稳妥起见,他们将配合苏联航空队行动 ,从离目标更近的南昌机场出发。
  南昌的友军哪去了?
  轰炸机群在4800米高空排成队列,由于有一层薄雾遮挡,飞行员的能见度只有2000米以内,机舱内温度计的读数显示气温只有 4摄氏度,有的人瑟瑟发抖。在高空飞行不久,缺氧的初步症状 (如脉搏加快、头昏、瞌睡等)开始出现了。一路上,轰炸机群既没有遭遇任何敌机 ,也没有碰到任何友机,人们感到自己似乎在天堂里飞翔。机群飞过了长江和鄱阳湖,云层开始变得稀疏。又过了一个小时,机群飞过福州,这是航线上最后一个还在中国军队控制下的城市 。遗憾的是,预计与自己会合的南昌编队一直没有出现,后来才知道,这支由中国空军第1大队和苏联志愿航空队混编的轰炸机群因领航错误偏航找不到台湾,只好降落福州机场待命 ,后因松山机场已被轰炸,在丧失奇袭先机的情况下只好返航南昌。
  一刻钟后,飞行员们在烟雾中看到了台湾岛的海岸线。领航员伊凡·布鲁斯科夫回忆说:“突袭台湾岛是我在中国的第七次飞行。起初天气非常好,我们精确地在预定的5500米高度飞行。当飞了一半后,我们在台湾海峡上空将飞行高度降至 4100米。在接近台湾岛时,我们发现岛屿东部覆盖了厚厚的云层,而山峰就耸立在云层中。正当我开始准备根据时间发动攻击的资料时,云层中却突然出现一扇‘大窗户’,目标到了,我们已能眺望到台北市区,而在其北部三公里处就是日本人的飞机场!目标对准了……”
  按照计划,机群先飞往台湾岛的北面,然后再转向南。这时,大片云层从岛内山脉上飘来 ,盖住了大地。现在,波雷宁面对令人不快的抉择 :面对目标上空厚厚的云层 ,攻击是否还照常进行?这时,从耳机里传来领航员费多卢克的声音:“我们正在接近目标,等待你的命令,大尉同志。”这声音提醒波雷宁,他们应该冲破一切困难完成任务!就在这时,天公作美,云层中突然出现一大片空白 ,台北繁忙的街道一下子出现在机群下方,很显然,敌人的基地就在附近。
  俯冲,投弹,返航!
  波雷宁带领他的编队转向那片晴空,轰炸机开始减速,进入俯冲。俯冲过程中,每个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担心日军会用战斗机和地面高炮拦截。为保证轰炸精度,一旦飞机进入俯冲,即使遇到敌人袭击也只能引颈就戮了!轰炸机上的炮手紧张地搜索敌机,但令人惊奇的是,居然一架敌机也没有,地面的高射炮也保持沉默。很显然,日军地面观察哨认为 ,正在接近的机群肯定是自己人。
  松山,日本人在台湾修筑的最大机场展现出令人难忘的景象 :做好战斗准备的飞机整齐地排成两列 ,机库与巨大的白色油罐一直延伸到机场的尽头,装满飞机零件的灰色大箱子摆得到处都是,日本人甚至没有想到做任何伪装或疏散。现在,苏联飞行员已能看清地面日机身上的红色实心圆标志了,苏联轰炸机在3000米高度准确投下第一批炸弹,波雷宁驾驶的飞机由于突然减重而感到一阵颠簸 。这些炸弹落到机场中心的那片机群中 ,绽放出死亡的火焰,有两架日本战斗机发现情况不对,冒着纷落的炸弹滑向跑道尽头并试图起飞,但猛烈的爆炸宣告这种不顾死活的尝试的终结。
  随后,雅科夫·普罗科菲耶夫和瓦西里·科列夫索夫带领的分队分别攻击了机库、物资堆积场和油罐。第二波爆炸把储油罐掀到天上 。轰炸机群共投下了280颗炸弹,日军的高炮直到轰炸临近尾声才开始零零星星地射击,但这已经太晚了。飞行员费多尔·巴雷宁回忆说:“我们的飞机在非常平静的状态下执行攻击计划 。扔完炸弹后,飞行员们仍不肯停止攻击 ,他们用机枪扫射那些没有被炸弹击中的飞机及防空点……”据事后情报侦察,苏联机群所轰炸的范围其实超出了松山机场,连基隆港与竹东等地的日军设施都被干掉了。
  投下炸弹后,负荷减轻不少的苏联轰炸机开始转向台湾海峡 ,往大陆方向返航。尽管福州附近的山地机场跑道很狭窄,且被山地和沼泽包围 ,但所有轰炸机都安全着陆了。
  松山机场遭袭的消息 ,令日军大吃一惊。松山机场有一个月无法使用,空袭中约有40架日机被摧毁,大量未组装的飞机部件在包装箱内被彻底摧毁了,机库和可使用三年的储备物资与油料被付之一炬。日本政府召回驻台湾总督,基地指挥官被勒令自杀。这次轰炸也给了中国空军以信心,为三个月后中国空军对日本本土进行的“纸片轰炸”埋下伏笔。
  
  图为空袭松山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