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路上孤军营

2019-01-19    作者:徐鸣

  

    “为了让全世界听到上海抵抗的枪声”,临危受命的中校团副谢晋元,率领1营八百壮士(实际上是452人)坚守四行仓库,打退日本鬼子多次进攻。正当八百壮士死战不退,准备同四行仓库共存亡时,却因为工部局在日军胁迫下,以保护租界中外人士生命财产为由,逼蒋介石下达了撤离四行仓库的命令。
  
  八百壮士撤离四行仓库后
  
  
  
  1937年10月30日24时,八百壮士顶着日军猛烈的炮火 ,成功突围,冲到西藏路东面安全区域的中国银行内。随后,八百壮士被迫交出手中武器 。翌日,租界工部局用大卡车将八百壮士送至胶州公园附近的一座兵营“休整”。
  羁押八百壮士的孤军营 ,地处公共租界内胶州路与新加坡路(今余姚路)交叉口西北角,占地15亩。这里原是万国商团意大利队的兵营,后来被遗弃,改为刑场,不久又成为堆积垃圾、埋葬死婴的荒地。工部局把八百壮士关进这块恐怖、荒芜、孤立的军营后,在军营外围增加了一道铁丝网和两座哨楼 ,铁门紧闭。孤军官兵连死都不怕 ,所以根本没把荒地野坟放在眼里 ,挥锨抡镐,铲草填坑,整治出一大块空地,并用上海市民募捐的建筑材料,搭建了4排长长的油毡房。平日里荒芜的土地响起了嘹亮的军号;传出了队列的口令;飞出了抗日救亡的歌声 。
  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是战斗,孤军官兵在孤军营艰难生存下来,同样是战斗。在谢晋元等军官的督促下,孤军营内生活按部就班紧张有序。每天早晨4时30分起床,5时至7时30分出晨操。9时吃早餐,10时至11时上操典课,11时至14时30分是自由活动时间。14时30分至15时30分继续教授操典课,16时晚餐,17时至19时30分教练拳术、唱歌、做游戏,19时30分至20时30分洗漱,21时准点熄灯就寝。
  1938年8月11日,是孤军官兵所在的第88师誓师出征淞沪抗战1周年纪念日。清晨6时,孤军营举行隆重升旗仪式。飘扬在孤军营上空的中国国旗 ,给遭受日寇铁蹄统治的上海市民极大提振。市民们奔走相告,很快就在孤军营外围聚集起数以千计的人群。市民们向国旗欢呼鼓掌;向孤军官兵挥手致意。孤军营内外一片沸腾。
  不料,到中午风云突变。公共租界警务处帮办马飞上校闯进孤军营,声称升国旗已经引起日军不满,为避免发生严重事态,限10分钟内降旗。“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升旗 ,为何要受制于小日本?”谢晋元理所当然拒绝了洋人的无理取闹。马飞悻悻而去,临走前放狠话要报复孤军官兵。果然不一会儿,1000余万国商团队员手持棍棒恶狠狠地向孤军营扑来,大打出手。手无寸铁的孤军官兵无力招架 ,血肉横飞,共有4名士兵殉难、111名官兵受伤。
  虽然孤军官兵手中没有枪 ,但是有正义。孤军官兵决意用自己的生命当做武器进行绝食 ,向公共租界当局作殊死抗争 。上海百万市民则纷纷走上街头 ,游行集会,谴责租界当局迫害孤军官兵的无耻行径;声援八百壮士的正义斗争。全市性罢工罢市,甚至停止供应洋人聚居的静安寺一带的水电。孤军营四周马路上,人山人海,群情激昂。
  繁华的都市上海瘫痪了 ;热闹的十里洋场沉寂了。这是自1925年“五卅运动”以来上海市民针对租界洋人采取的又一次大规模反抗行动。理屈词穷的洋人终于支撑不住了。工部局转弯抹角表示认输,并做出种种让步,以改善孤军官兵待遇,其中之一就是对外开放孤军营 ,允许上海市民前来探望 、慰问和联谊。
  
  对外开放孤军营
  
  
  
  开放孤军营的第1天,天刚蒙蒙亮,门外就排起长队。8时,万国商团队员打开铁门,急不可耐的人群顿时向前涌动 。根据事先约定,入营参观市民,每批25人,每批参观1个小时。
  与世隔绝300余天的孤军官兵,第一次接待了自己的骨肉同胞。踏入营区,首先横在人们面前的是4座坟茔。在护旗斗争中牺牲的4位烈士长眠在这里。参观的市民斟上一杯白酒 ;培上一抔黄土,低头致哀。离开烈士墓,在孤军营值班连长引导下,市民们按规定线路参观营区。营区内的道路垫细沙 、砌路牙,路旁点缀着各色花草 。士兵宿舍宽敞明亮,床上的被子叠得豆腐块似的,牙刷牙膏、毛巾肥皂一溜摆放得整整齐齐。伙房收拾得干干净净,锅碗瓢盆洗得溜光锃亮。浴室和厕所清洁卫生,没有异味。
  操场那边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威武规整的操练令操场外参观的市民们大饱眼福。操练结束后,军民水乳交融,握手拥抱、促膝谈心、摄影留念。
  “当当当”,参观时间到点了。在孤军官兵的目送下 ,市民们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万国商团队员清点了市民人数后 ,生硬地做了个手势,准许第1批参 观市民离开,接着放第2批入营参观。此后,要求入营参观的市民越来越多。为了满足市民愿望,谢晋元请求工部局放宽限制。洋人已领教过中国民众爱国的巨大威力,不敢过分难为孤军,同意将每天参观时间增加2小时;每批参观人数增至50人。即便如此仍难以满足 。
  
  孤军营内的文体活动
  
  
  
  要配合蒋介石整个抗战期间的外交政略,无可奈何的谢晋元决定一切根据“长期坚守、忍辱负重”原则,重新安排和规划孤军营的训练以及生活。体育运动既能锻炼身体,又可陶冶情操。谢晋元命令将操场面积扩展至整个营区的三分之一。并在操场上铺跑道、架单杠双杠、
  挖沙坑,且新造了1个篮球场、1个排球场和1个网球场。
  1938年元旦那天,孤军营举行了篮球比赛。4个连队4支球队,抓阄分为两组,先赛出小组名次,胜者决出冠亚军;负者定三四名。各连非常重视这头一次比赛,几位连长更是嗷嗷叫,各自都私底下给队员悬赏 、打气。有的连长许愿,若拿了第一,免除队员1周的公差勤务;有的连长保证赏1碗红烧肉;还有的连长放话,谁敢垫底,打扫厕所去。
  场上较劲,场下也在较劲。看球的比打球的还用力 ,呼喊声此起彼伏。大概是孤军营篮球赛动静太大;或者是上海市民一直在惦记孤军官兵,铁丝网外汇拢起许多围观的市民,冒着细雨,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且情不自禁随着比赛的紧张激烈鼓掌喝彩。铁丝网内外,掌声连成一片。除了孤军官兵自我娱乐之外,随着孤军营对外开放,不少工厂、学校的业余球队争先恐后来与孤军球队进行友谊赛 ,就连沪上知名的“国光”“沪光”“新光”等专业球队也常常光顾孤军营,切磋球技。
  体育运动搞大了,文娱活动不甘落后。孤军官兵用木板和油毡搭起一座能容纳四五百人的大礼堂。每当表演节目时,大礼堂座无虚席。“孤军剧团”与学生、市民们举行的联欢活动,天天翻新花样。有抗战老剧目如《再上前线》《放下你的鞭子》等。还上演了一批新节目如活报剧《伤兵医院》《难民生活》,小品《捉汉奸》,京剧《文天祥》,两幕话剧《四行抗战》等。各连的“孤军墙报”张贴在醒目处,互相之间搞评比。团部则办起了《孤军月刊》,刊头是团长谢晋元亲自题写的。孤军营里的300多号官兵里,稍微有点文体细胞的,全部派上了用场。孤军营简直成了上海第二个“大世界”。
  而在与市民进行的多姿多彩的精神文化交流中 ,最激动人心的当属“精神升旗”仪式。护旗事件平息后,工部局虽然迫于形势,将强行收缴的中国国旗归还给孤军,但对升旗作了苛刻限制,除元旦、春节等几个法定节日,可以各悬旗1天外,其余时间一律禁止升旗。国旗是孤军官兵的精神支柱。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孤军官兵的心灵渴求 ;任何事都无法障碍八百壮士的精神向往。于是孤军琢磨出前无先例的仪式——精神升旗。
  每天清晨日出时刻,全体孤军官兵庄严肃穆,笔挺站立在旗杆前。升旗的命令一下达 ,军号霍然吹响。官兵们向国旗方向行注目礼。幻想国旗从旗杆底座升至顶端。日落之时,照例举行精神降旗仪式。这面无形的国旗,与太阳同起同落,风雨无阻。来孤军营参观的市民 ,若赶上精神升旗或精神降旗 ,会毕恭毕敬站在孤军官兵队列的两侧 。
  孤军营内的生产自救
  
  
  
  既然打算长期作战,谢晋元便产生了生产自救的念头。他不愿意心安理得躺着靠国家拨款,靠市民赈济。孤军官兵几百双手,为什么不能自己养活自己,以减轻国家和民众的负担?如果身处孤军营这种特殊环境还能自力更生、批量生产日用品,那将对匮乏物资供应、坚持抗战的广大军民来讲 ,其影响力不亚于坚守四行仓库。谢晋元甚至考虑到战后,让官兵们学点手艺,掌握一两门技能,等到将来不打仗了,就能自谋职业、立足社会。
  工部局华董何德奎,闻听此事积极支持。由他转交谢晋元亲笔书信给工部局总董,并极力说服洋人。工部局顺水推舟,没过几天就有了回音。这是两年来,在中国孤军与工部局交涉中,答应得最干脆的一件事。
  拿到批文,谢晋元和军官们经过仔细研究,打算从易做起从小开头:办个藤器作坊,不要添什么机器;办个制皂作坊,工艺简单,资金周转快;办个织袜作坊,虽需置点机器,可主要是手头上出活。
  扶持孤军生产,上海工商界爱国人士慷慨解囊、鼎力相助。“棉纱大王”荣德生赠送10台织袜机,棉纱价打对折优惠供应;“肥皂大王”五洲固本化学公司赠送制皂设备,原料半卖半送;附近几家杂货店老板早把几十捆藤条用手推车送进孤军营 ,就连编织使的小刀和手套都给备齐了。
  说干就干。仰仗上海市民强有力后盾,孤军官兵搭厂房、安机器,眨眼工夫统统搞定。新建的厂房同大礼堂差不多大 ,用竹席隔成几块:东面系制皂作坊,里面砌一个皂化池;中间为织袜作坊,10台崭新的织袜机排成两行;西边的藤器作坊摆了大捆的藤条,虽然制作工艺简单了点,却首先出产品,当天下午就编成几把藤椅;织袜作坊的官兵在申新一厂工人师傅手把手传授下,1个星期也大功告成;就是制皂作坊最折腾 ,还是在固本化学公司技术员的指导下 ,好久才弄出合格的肥皂。
  孤军官兵生产出来的日用品受到前来参观的上海市民争相购买,或留作纪念;或当礼品赠送亲朋好友。谢晋元高兴地给孤军自己劳动生产的产品起了一个响亮的名称“孤军牌”,并设计了具有鲜明特色 、使人过目不忘的商标图案:1顶钢盔加2把刺刀。上海永安、先施等几家大型百货公司设专柜推销孤军产品,并打出“孤军产品,上海名牌”宣传广告,引得顾客盈门生意兴隆。“钢盔加刺刀”,作为八百壮士的孤军象征,风靡上海滩。1941年12月26日清晨,大队日军突然包围了孤军营。八百壮士不得不离开了坚守4年的孤军营,被集体强制押往宝山月浦镇,开始了4年的悲惨劳役生涯。其中有不少壮士没能坚持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令国人痛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