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厢的“新马路”

2019-01-17    作者:周云海

  

    

图像

我出生在上海南市老城厢环城内,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是在紧邻河南南路的果育堂街里度过的 。贯穿老城厢南北,把旧房老屋密密匝匝的老城厢圆形环城划分为东西两半的河南南路,北起延安东路,南讫中华路(近些年辟路后又延伸至陆家浜路 ),筑成于1956年,年齿长我一岁。
  河南南路自它竣工通路以来 ,一直是一条穿越老城厢环城的最大马路(目前也只有前些年刚改建通越江隧道的复兴东路能与之匹敌 ),除新辟或改道的24路、789路等公交车行驶在复兴东路外,数十年来,河南南路是唯一的一条有公交车驶入老城厢腹地的马路。
  小时候,我们随大人们口吻把河南南路叫做“新马路”。在南市老城厢腹地深处,小街短巷曲曲弯弯,密如织网,还有两条与果育堂街相邻,不叫某某街或是某某巷弄的小路洇透在我童年、少年、青年岁月的记忆里,那是果育堂街北面的方浜路和南面的复兴东路。两条小路横贯老城厢环城东西,两旁没有完整的人行道 ,没有绿植,更没有公交车通达,它们不是正规意义上的“马路”。只有河南南路,才是一条穿越环城,给老城厢的民众百姓带来交通便利和新气象的真正的“新马路”!
  童年,“新马路”,我与“新马路”一起在尘世里成长。定格在我心中的“新马路”是美丽的。人们常把衡山路比作上海的香榭丽大街 ,因为它浓郁的欧风建筑,因为它夏日人行道上高大浓密的梧桐树荫。其实,在河南南路,尤其是从复兴东路至人民路的路段,当年也有不逊于衡山路绿意葱茏的梧桐树。我少年时,因患高度近视,在春夏季节的清晨,我每天去河南南路来回散步 ,看路两边梧桐树蔽天遮日的阴翳朗绿,以练目力。虽然,我没有因此练好一双炯炯眼神,但河南南路上高大浓密的梧桐树荫连绵摇曳在我心里,给了我美好怀念。
  我几乎可以把河南南路从南至北的每一间店铺、民居、学校、菜场、庵庙等建筑设施以及与之相交的每一条街巷小路,如数家珍般地解说一遍。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紧邻河南南路南面路口的尚文路上 ,有上海办学历史最悠久的学校,那是我求学的母校——上海市敬业中学(现为敬业中学初中部);出老城厢环城,在河南南路的最北段(与老城厢内的路段连通统一冠名前,曾先后命名帝皇路、北门路、长白路),临近延安东路口,有原上海博物馆(中汇银行大楼);在老城厢城内的河南南路与人民路交叉路口,有老城厢人人皆知的清真回风楼饮食店;在河南南路中段淘沙场街路口有东风饭店,哈哈,我们口里的东风饭店,其实只是一家东风饮食店。
  “新马路”给老城厢引入通衢的便捷。当年,马路上没有计程车,穿梭行驶在河南南路上的 66路公交车,是老城厢人北至火车站、南去江边码头渡轮口的必乘公交车!66公交车至今依然在河南南路上往来行驶 ,只是因为市政建设改造,现今春夏的河南南路上已经没有了穹拱在我心里梦里的梧桐浓荫,让我这个昔日的老城厢人欷歔不已……
  图一为老西门老城厢
  图二为河南南路老城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