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家出了个"状元"

2018-08-04    作者:邵传芬

  

    我在2002年撰写上海交通大学纪事,在搜索入学交大学生的有关资料时,一个名字映入眼帘--贺麓成。他是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和贺怡(贺子珍的妹妹)的儿子,新中国自己培养的最优秀的导弹专家。
    小时寄养在永新县花汀村
  贺麓成本叫毛岸成。“岸”是辈分,表明他与毛岸英、毛岸青同辈。“贺”是母姓,“麓”是湖南岳麓山之意,表示对故乡的怀念,“成”是革命事业必定成功之意。1934年10月,毛泽东的弟弟——当时担任中国工农红军赣南独立师师长的毛泽覃和妻子贺怡(贺子珍的胞妹),被组织上留在赣南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1月,贺怡在赣南山区生下了贺麓成 。同年4月,毛泽覃在作战中英勇牺牲。贺怡把出生不久的贺麓成寄养在永新县花汀村贺调元家(贺怡是贺调元的干女儿)。直至1949年8月,永新获得解放。贺怡回到了永新。领养贺麓成的贺调元夫妇对贺麓成说出他的身世,他才明白眼前的“革命妇女”贺怡正是他可敬可爱的母亲。经历10多年的离乱,母子俩终于团聚了。这天,村里要开大会。贺怡牵着贺麓成的手走进会场时,全村轰动了。贺怡当众宣布,贺麓成是她亲生的儿子。贺怡领着儿子向贺调元夫妇深深地鞠躬,感谢他们在最艰难的岁月冒着生命危险收养了贺麓成 ,并把他培养成学业优秀的初三学生。此后,贺麓成离开了花汀村,被妈妈接到了吉安。1949年11月21日,贺怡决定亲自去赣南、粤北寻找毛泽东的爱子小毛,便带着贺麓成一起出发了。贺怡在返回吉安的途中,司机因为疲劳驾驶,夜行赶路,加之公路年久失修,路况十分不好,坑坑洼洼,正当驶到泰和与吉安交界处的凤凰圩,车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直冲在公路上,翻倒在路旁的稻田里,四轮朝天,贺怡当场身亡。贺麓成左腿骨折,受了重伤。年仅37岁的贺怡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出,不少人痛哭流泪。毛泽东看着贺怡遇难的电报心情十分沉重,他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当时,贺子珍正在上海养病,从此,贺麓成就在姨妈贺子珍和舅舅贺敏学关怀教育下健康成长。
  一度成了贺子珍的“老师”
  贺怡之死,改变了贺麓成
   的命运。姨妈贺子珍知道贺麓成腿痛不已,就带他去上海的好几家医院看病。经大夫用X光透视,贺子珍大吃一惊,原来贺麓成在车祸时左腿腿骨断成3截,因表面看不出来,他以为无大碍,就一直忍着。大夫说,必须开刀,马上把骨头接上。手术后,贺麓成从腿部到腰部都上了石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贺子珍如同母亲一样呵护他,每天在医院里陪伴着他,甚至给他端屎端尿,亲自护理他达一个多月。出院后,贺麓成仍住在姨妈家,姨妈待他极为亲切。腿伤渐渐痊愈了,贺麓成终于甩掉了拐杖,能够自己走路了。贺子珍告诫贺麓成:第一、不要背父辈的牌子,要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在别人面前,不要讲自己是什么人的孩子。第二、要努力学习科学知识,成为有真才实学的人。贺麓成牢记贺子珍的教导。这两条,成为贺麓成终生遵循的原则。
  贺子珍决定让贺麓成在上海求学,于是贺麓成来到了位于上海西南郊的上海中学。老师问他,上几年级?他回答说,上高二。这位来自江西乡下的“老表”,可以说是不知天高地厚——上海中学是上海的一流中学,他在这里上高一能够跟得上就算很不错了,而他却要“跳”入高二!他以为,在永新上小学时能连连跳级,如今也不妨 “跳”一下。开学之后,贺麓成尝到了上海中学的厉害:不仅教学水平高,而且学习制度非常严格。干部子弟、烈士子弟们大都来自江西或者陕北,根本跟不上这里的教学进度,他们之中十有八九打“退堂鼓”,离开了上海中学,有的去参军,有的去当干部。舅舅贺敏学知道这些情况后对贺麓成说 :“你还是好好念书吧,别去‘参军’和‘参干’。我们贺家都是革命军人、革命干部,缺的是教授。现在国家需要建设,需要知识分子,就应该专心于学习。”舅舅的话,对贺麓成确立毕生的志向起了莫大的作用。讲一口江西“土话”的贺麓成刚开始在上海中学也受到歧视,被看作“土包子”,但他不气馁。几个月后,那里的老师不能不对他刮目相看。他的数学成绩达到满分,其他成绩也都不错,很快跃入班里前三名。贺子珍很为贺麓成优异的学习成绩感到高兴,贺子珍甚至请贺麓成当她的老师呢 。有一回,贺子珍要他陪着去书店买书,然后要他教她。那时,贺子珍很想在工作上有一番作为,所以开始自学代数、几何、三角、物理、化学这些课程。这样,贺麓成便一度成了贺子珍的“老师”。
  1952年,贺麓成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上海中学,顺利地考入上海的名牌大学——交通大学,进入电力系电气化专业学习。上世纪50年代的交通大学,数理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教师宁可让很多学生考试不及格,也不能放低要求。1952年2月颁布的“三好全优生”标准:一学年中各门课程的考查全部及格,考试成绩(包括四级评分的考查)全部为“优”;体格锻炼达到学校劳卫制预备级“良好”以上的标准。交大的办学特点是: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求创 新。贺麓成在1956年以优异的成绩在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确实不容易。当时的交大在上海市区的徐家汇,离贺麓成舅舅贺敏学的家很近。当时贺敏学担任上海防空司令,贺麓成就住到舅舅家里。每逢星期天,他就去看望姨妈。有时,贺子珍到贺敏学家里去,跟他们一起度过体息日。
  上世纪50年代,中国的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这时,贺敏学又一次告诫贺麓成 :“别管那些运动,好好读你的书。我希望你将来在专业上有所作为,做一个优秀的专家 。”舅舅的这些话,深刻地影响了贺麓成。在交通大学,他的学业也极为优秀。
  他的职称证书上印着“001号”
  1956年交大毕业后,考取了当时最难考的留苏研究生 ,舅舅贺敏学听到这一喜讯,说贺家出“状元”了。其实,更准确一点说,是毛家出“状元”了。1956年夏秋之际,贺麓成从上海前往北京,进入北京俄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习俄语。然而在学习俄文的一年中,中苏关系出现了变化,他没能到苏联去留学 。1956年春,在周恩来主持的中央军委会议上,钱学森详细提出了关于中国发展导弹技术的规划设想。毛泽东批准了这一规划设想。1956年l0月8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在绝密的气氛中宣告成立,聂荣臻元帅担任院长。该院成为中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这一研究院诞生之后,急需调集一批政治上绝对可靠、业务能力又拔尖的精兵 强将。贺麓成被组织上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即今天的航天工业部)研究“地对地导弹”。贺麓成穿上了军装,成了一名科研战线上的军人 。
  1958年初,一身戎装的贺麓成来到钱学森麾下;1961年,贺麓成成为中国第一批导弹工程师。在那些日子里,贺麓成翻译了近百万字的导弹技术资料,拟制的图纸资料达数十本。尤为重要的是,贺麓成和另一位工程师王太楚经过反复钻研,提出了自己创造的导弹控制方案。经过专家们的仔细讨论,认为这一方案是正确可行的。1964年6月29日,中国第一枚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中近程导弹飞行试验终于获得了成功。这一成功,确立了贺麓成在导弹研制工作中的权威地位,他成为中国自己培养的最优秀的导弹专家。毛泽东为中国能够自己制造中近程导弹而欣喜,但是,他并不知道他的亲侄子贺麓成是这一领域的大功臣。贺麓成、王太楚等的重大贡献,直到1978年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后,外界才略有所知。贺麓成还荣获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有专家说,钱学森解决了我们国家导弹打得远的问题,丁衡高解决了打得准的问题,而贺麓成解决了飞得好的问题。
  时间来到了1980年,国防部五院终于开始评定高级职称。众望所归,贺麓成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系统第一个被评上高级职称的人,所以他的职称证书上印着“001号”。贺麓成也成为了新中国继氢弹之父于敏之后自己培养的科学家。贺麓成成为毛家的一个“状元”。
  同事们一直不知道贺麓成的身份,甚至连中央有些领导同志也不知道,直到毛泽东去世,召开了追悼会,在守灵亲属名单中,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没有看到贺麓成的名字,才跟中央提了这个问题,人们终于知道贺麓成和毛泽东的关系。
  贺麓成在年近六十时申请退休,他的妻子谭晓虹是一位医生,他们有一子一女。他说,他的儿子将恢复本姓——毛,以此纪念父亲毛泽覃以及大伯父毛泽东。